第3篇 “吃鸡”

“吃鸡”有几个版本,我所接触到的是腾讯光子工作室出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iOS 版手游。由于之前有 CS 基础,上手很快。难以想象游戏业这二十年的发展,可以把如此复杂的 FPS 游戏 (First-person Shooting,第一人称射击) 从电脑端搬到手机端,让玩家随时随地可与好友联网对战,且效果更加逼真。


游戏非常上瘾。虽然手艺不精,但为了“吃鸡”苦练枪法,钻研战术,甚至在“抖音”上向大神学习,颇有“沉迷老青年”的意思。

一个疑问:为何四人组队,系统总是给我分配到 1 号,有什么规律吗?

当年高中住校,给了我相当自由的空间。第一次网吧包宿就是通宵玩 CS,当时真是年轻,精力无限到凌晨三点还在扔手雷,"Fire in the hole!" 边冲锋边看着旁边 QQ 聊天、看电影和酣睡的同龄人。

一个难得的休息天,我和德子早上 7 点多就带着下铺靠窗的同学(名字忘了,以下简称“窗子”)赶往学校附近的“红太阳”网吧,希望能通过两小时的言传和辅导,让窗子也迷上 CS,以后组队战斗更加方便。窗子也摆出了学习的架势,早把如何买枪、换子弹、蹲下的快捷键记在一张纸上,烂熟于心。哪知我们去的太早,前晚包宿的人刚走,漂亮的网吧老板娘正在拖地,两排晨曦照耀下的机子已经关机,映衬着尚有水迹的地板闪闪发光。

“网管,开三台机子,俩小时。”

老板娘斜了一眼没理我们,继续拖地。

“网管,我要上网,给开下机子。”

老板娘有点不耐烦,“没看见我拖地么,等我拖完的!“

“网管,我要上。”

“急啥,等我拖完的!”

“网管,我要上。”

“没看我还没拖完吗?等我拖完的!”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不怀好意的笑了,于是不再说话,安静看着老板娘把地拖完。

终于,三台机子开了,我们开始辅导窗子。真机体验毕竟不同于纸上谈兵,窗子很快晕了,四十分钟只学会了买枪,一张红房地图都没跑完,连说太晕不舒服,我和德子只好陪他退了押金下楼。门口的电线杆是窗子的救星,上面爽歪的麻雀看他抱着电线杆哇哇的吐。我和德子叹了口气,嘟囔着“没出息”,三人回宿舍睡觉了。

如今网吧已升级为“网咖”,配置越来越豪华,却很少有人去了。你看宅在家,躺在被窝里就能轻松“吃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