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8

第4篇 Kindle 和纸书

Image
Kindle 和纸书都是书,我是一样喜欢,没有偏爱。但它们又有很多不同。关于它们不同之处的分析已经够多,在此赘述没有意义。不如就以一名读者的身份,一起体会我与它们相处的时刻。
Steve Jobs 于 2011 年 10 月 5 日逝世,对我触动很大,当即预订了 Steve Jobs 英文原版书的首发。当时我在某数控机床公司从事 CNC 的系统开发工作,背景为当时使用的 Dell 电脑。一个月后,我入职 Apple。 摄于 2011 年 10 月 27 日,上海。
上文提到的Steve Jobs , 很厚,啃了一年。 摄于 2012 年 10 月 23 日,上海。
深夜阅读《罗生门》,从曲阳图书馆借的。 摄于 2012 年 7 月 21 日,上海。
我的第一部 Kindle,是 2010 年 10 月从淘宝买的 Kindle Keyboard 第三代 3G 版,全球 3G 上网漫游免费,第一次体验到 E-ink 和 Amazon 的伟大。当年折腾换字体是我的一大爱好。后将其送给好朋友肚老,至今仍在使用。图为傅高义《邓小平时代》繁体盗版,未删减版。 摄于 2013 年 5 月 18 日,上海。
我的第二部 Kindle,是从前同事那里收来的 Kindle Paperwhite 第一代,500 元。背光打开的刹那,我感叹科技真美好。 摄于 2013 年 11 月 15 日,上海。
旅行随身物件一瞥。依次为 Nikon Coolpix P6000 数码相机、Kindle Paperwhite、Jaybird Bluebud X 耳机(红色袋子为 apple4us 于 2010 年推出的 iPhone 保护袋)、San Francisco 街头落叶、Nike+ Running 运动手表、南京先锋书店购买的皮制笔记本(书签为 2014 香港渣打马拉松行李寄存牌)、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那时刚从美国出差回国,准备参加丹东鸭绿江马拉松后,前往朝鲜旅游。
摄于 2014 年 5 月 23 日,丹东。


只要想看,随时下单就能立即推送,感慨 Kindle Paperwhite 带来的读书便利。读凯文·凯利《失控》。
摄于 2014 年 5 月 25 日,丹东。


阳光斜射的下午,在阳台读舍伍德·安德森的《俄亥俄,温斯堡》。旁边是从重庆北城天街 Apple Store 买回来的 UE BOOM。
摄于 2015 年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