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机器还是人类

昨天发了个快递。由于对方住在四川偏远山区,「三通一达」甚至顺丰全都熄了火,只有依托于中国邮政的 EMS 是最为便利的。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 EMS 寄件。

下单。生活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中国,我在微信中搜索「EMS」,果然跳出了 EMS 官方小程序。还顺手领了一张新用户「满 15 减 5」的优惠券。

一小时不到,快递员如约上门。EMS 的手持收单系统似乎略复杂,快递员大哥并不能很熟练地完成。只见他叼着烟,一顿操作,终于在 10 分钟后递给我一张回单。

不过他也不能确定是否收单成功了。为保险起见,这位大哥开始给站点打电话确认,还跟接线小妹调情几句。调情完了,告诉我此单没收进去,已经拜托小妹帮忙在系统中直接操作,这个运单我先拿着,如果单号变了,他再联系我。

过了一个小时,我果然又接到了快递大哥的电话。大哥说原单号作废,会通过彩信再给我发一个新单号的照片(话外音:彩信哦)。电话刚挂,照片就收到了。他几乎立刻又打来电话确认我看到了照片,知道了单号更改这回事。至此,本次寄件才告结束。

我心中感慨万千。大哥很尽职,但在当今全民网购的时代,中国快递业已经如此发达,如果每单都这样操作,显然是浪费了大量资源。「最后一公里」还需要快递员吗?我看未来几年还需要。送件到户需要他们完成,京东希望快递员兄弟抢夺市场,国家希望解决一批就业问题……然而人的不确定性因素比机器大多了,哪家公司能通过良好的培训减少这个因素的影响?看来看去也就是顺丰、京东。

相比之下「快递柜」模式就方便得多,很对现代人胃口。手机提前下单,到最近的快递柜通过微信扫码付款,投递后关门,这时微信已经收到了运单号推送。整个过程简单高效,不到一分钟即可完成。

所以,机器还是人类?

12. Jony Ive 离职了

今天是 2019 年 6 月 28 日。一大早这则消息几乎刷遍了社交网络,绝对的爆炸性新闻。

Jony Ive 在 Apple 历史上是数一数二数三的核心人物。毋庸置疑,众多经典产品都出自他手,我最喜欢的,当属「前 Jobs 时代」的 iPod, iPhone, Mac 和「后 Jobs 时代」的 AirPods。然而其他「后 Jobs 时代」的产品,能称得上喜欢的或许仅限于 Apple Park 。

不喜欢的同样很多。像初代 Apple Pencil 与 Magic Mouse 2「令人惊奇」的充电方式,「比更大还更大」的 iPhone 6,售价堪比黄金的 Apple Watch Edtion,被众多手机厂商普遍接受的刘海屏(竟然包括 Apple 的 iPhone X),不胜枚举。

Steve Jobs 离世已近 8 年。他在 Apple 产品的最终形态上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值得反复思量。

这次的人事变动显示,Evans Hankey 和 Alan Dye 将向 COO Jeff Williams 汇报,实在没看懂。希望有合适人选代替 Jony Ive,为 Apple 带来全新的设计语言。

Apple Leadership. June 28, 2019.

相关链接:

10. 毫无保留地推荐多抓鱼

2017 年 12 月,我从社交网络了解到一个叫做「多抓鱼」的二手图书交易平台正在兴起,于是研究了一番。正好手头有些用不着的书,以前都是凑够一批直接捐给图书馆,这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卖一批书。

不积极响应「多抓鱼箱子猫」的小猪。2019 年 6 月 22 日,南京。

打开手机摄像头扫码下单,很快就有顺丰快递小哥上门收书了。整个过程非常流畅。不久多抓鱼账户余额就多了一笔钱,于是我一激动点了「提现」。

后来我非常后悔,因为使用余额支付不仅可以享受 8.8 折,还能通过提前支付预定尚未入库的书,这在某些抢手书中特别好用。悔之晚矣。

书的成色永远超出描述。其中的多数明显就是新书(或者看了也没留痕迹),让人心情愉快。不过即使有划线或标注,也完全不影响,反而会有种「多看书,多交朋友」(以前的「多看」系统 slogan)的愉悦感。因此,再买书往往会故意挑成色差些的,又便宜又满足。

好平台值得被推荐许多次。

相关链接:

3. 「吃鸡」

「吃鸡」有几个版本,我所接触到的是腾讯光子工作室出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iOS 版手游。由于之前有 CS 基础,上手很快。难以想象游戏业这二十年的发展,可以把如此复杂的 FPS 游戏 (First-person Shooting,第一人称射击) 从电脑端搬到手机端,让玩家随时随地可与好友联网对战,且效果更加逼真。

puu1

游戏非常上瘾。虽然手艺不精,但为了「吃鸡」苦练枪法,钻研战术,甚至在「抖音」上向大神学习,颇有「沉迷老青年」的意思。

当年高中住校,给了我相当自由的空间。第一次网吧包宿就是通宵玩 CS,当时真是年轻,精力无限到凌晨三点还在扔手雷,”Fire in the hole!” 边冲锋边看着旁边 QQ 聊天、看电影和酣睡的同龄人。

一个难得的休息天,我和德子早上 7 点多就带着下铺靠窗的同学(名字忘了,以下简称「窗子」)赶往学校附近的「红太阳」网吧,希望能通过两小时的言传和辅导,让窗子也迷上 CS,以后组队战斗更加方便。窗子也摆出了学习的架势,早把如何买枪、换子弹、蹲下的快捷键记在一张纸上,烂熟于心。哪知我们去的太早,前晚包宿的人刚走,漂亮的网吧老板娘正在拖地,两排晨曦照耀下的机子已经关机,映衬着尚有水迹的地板闪闪发光。

「网管,开三台机子,俩小时。」

老板娘斜了一眼没理我们,继续拖地。

「网管,我要上网,给开下机子。」

老板娘有点不耐烦,「没看见我拖地么,等我拖完的!」

「网管,我要上。」

「急啥,等我拖完的!」

「网管,我要上。」

「没看我还没拖完吗?等我拖完的!」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不怀好意的笑了,于是不再说话,安静看着老板娘把地拖完。

终于,三台机子开了,我们开始辅导窗子。真机体验毕竟不同于纸上谈兵,窗子很快晕了,四十分钟只学会了买枪,一张红房地图都没跑完,连说太晕不舒服,我和德子只好陪他退了押金下楼。门口的电线杆是窗子的救星,上面爽歪的麻雀看他抱着电线杆哇哇的吐。我和德子叹了口气,嘟囔着「没出息」,三人回宿舍睡觉了。

如今网吧已升级为「网咖」,配置越来越豪华,却很少有人去了。你看宅在家,躺在被窝里就能轻松「吃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