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一种全新的侧方位停车方法

拖着行李箱走在布拉格老城的石板路上,一辆斯柯达突然迎面冲上马路牙子,吓了我一大跳。我心想这人是不是喝高了,一边调动全身的马拉松细胞准备躲避。 其实是我大惊小怪,根本用不着。原来,这是布拉格司机的一种颇为方便的停车方式。 布拉格老城道路都比较狭窄,于是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把车尽量靠边停。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直接开上马路牙子,再向左轻打方向,车的右前方就会从马路牙子上掉下来,正好来个完美的侧方位(捷克的道路规则和中国一样,都是右侧通行)。 相比之下,国内驾照考试中的靠边停车要求距离马路牙子 30cm 以内即可,是不是 too simple。 回国后我也试了,结果…… 马路牙子太高。

9. 瓦茨拉夫广场上的纪念碑

在布拉格的最后一天,我到瓦茨拉夫广场参观一座小小的纪念碑。 参观前的几个小时,我在这条狭长的广场周围:寄明信片、买纪念 T 恤、逛书店、买唱片。广场热闹非凡,商铺林立,甚至还有赌场和脱衣舞夜总会。我拖着行李箱穿过灯红酒绿,终于在广场的另一端找到了 Jan Palach 和 Jan Zajíc 的纪念碑。 1968 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推行民主化改革,提出「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同年 4 月,中央委会员通过「行动纲领」,提出了「新型社会主义模式」,内容包括: 修正共产党的权利集中 恢复在大清洗中牺牲者的名誉 以联邦制为原则解决「斯洛伐克问题」。 强调企业自身责任,引进市场机制,进行经济改革 言论和艺术活动的自由化 在外交政策上,在强调与苏联的同盟关系的同时,也通过引进科学技术强化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关系。 担心撼动共产主义阵营的根基,苏联忍无可忍。终于在 1968 年 8 月 21 日出兵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被扼杀。 生活在红色暴政下的人民,从此沉默。半年后,年仅 21 岁的查理大学学生 Jan Palach 和 19 岁的 Jan Zajíc 先后自焚,为的是唤起民众的良知。可历史并未因此而改变,苏联仍然保持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然而,苏联终于垮了。 我在纪念碑前默默致敬,旁边一名韩国游客正在向其女朋友讲述这段沉重的历史。 本文参考与延伸阅读: 纽约时报中文网:布拉格之春50年,被坦克碾压的自由与改革梦想 Wikipedia:布拉格之春 知乎:布拉格:面对坦克的英雄(转载) 人民网:「捷克事件」与周恩来的「六八」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