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记一次二尖瓣置换术:(7/7)重返艳阳下

最后这部分迟迟没动笔,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事。今天就来给它一个了结。 《重返艳阳下》(原著名 It’s Not About The Bike: My Journey Back To Life)是传奇自行车手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的自传。1996年,他被诊断出患有可能致命的恶性转移睾丸癌,经治疗后康复竟然能重返赛场,更传奇的是他还在 1999-2005 年连续七次获得环法总冠军。 2008 年,正在读大学的我第一次接触自行车运动,对阿姆斯特朗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也一度成为我人生中的偶像。可没想到,这位曾经的环法七冠王后来被查出使用禁药,他本人最后也公开承认夺冠的七届环法每届都有服药,一代巨星跌落神坛。 这件事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它告诉那时的我,人可以争名逐利,但要行得端走得正,否则人设崩塌背负千古骂名,余生心境难平。 出院后六个月,我的身体基本养好了,打算回公司上班。其实不得不回去了,因为长病假只发一半工资,手头钱不够了。在休养期间,我考虑过换份工作,但也没能成行,所以还是回去。 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我发现自己不再是个唯命是从的下属,也不再为工作的事情感到十分烦忧。可能经历过 “生死”,对很多事看得淡了。不喜欢的人,那就少联系;不喜欢的事,那就少去烦。当然也会有不得不做的事,那就本分的去做。毕竟人生来去几十年,是非成败转头空。 啊,说到了生死的问题。今天听梁文道《八分》节目,还提到人怎样面对死亡。这就引出另一个问题,人为什么活着?当然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人的一生,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回想小时候,老师问我们有什么理想?有的要当科学家,有的要当宇航员。虽说我们都有美好的前途,但那时没人想当小卖部售货员吧。可是人到中年前后看呢,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不过就是轻于鸿毛。 如果问自己有没有做过后悔的决定,有。在工作上,我选择了一条看起来简单的路,可没想到越走越难;大学时虚度光阴,主要没能扎实地学习;再之前还有错过了转专业的最佳机会…… 上次回老家偶然翻到高中毕业照,那时真叫意气风发,镜头前永远下巴上扬,虽然还什么世面都没见过,但有股锐气,真佩服那时的自己。 高考可以改变命运,它确确实实改变了。社会分为许多层级,这是一次重要的层级越迁,但具体能越迁几层,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却是因人而异的,与个人的努力也很有关。很遗憾,那个时候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向上的通道,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社会的发展,就逐渐的关闭了。 啰嗦不少,但总的来说,后手术生活过的还算不错。出院一年半,我开始回归日常锻炼。现在跑 10 公里配速能进 6 分钟,也参加了不计算成绩的南京长江五桥开通跑(10公里),还比了一次环江心洲自行车单站赛,运动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 想想正经运动也有十来年了,应该也会一直继续下去,于是今年我开了个 YouTube 频道,就叫《卡师傅的运动生活》。Bilibili 也有。 只是人生的意义,还要不停的去寻找。

19. 一辆迟到了十年的 TCR 的诞生

0. 写在前面 这辆捷安特 TCR 公路车,从 2010 年购买第一个零件到 2020 年 5 月 12 日整车诞生,整整用了十年时间。谨以此文作为记录。 在同济大学读书时接触到了自行车运动,具体怎么接触的那就说来话长了,总而言之是混进了自行车协会(的前身),骑着一辆改造了的捷安特 POP,跟着会长剑桥老哥混。那时候主要是骑游,刷码表里程,测试自己极限,挑战半日沪杭之类的,偶尔参加上海自行车联赛。剑桥参加的是公路 B 组,经常拿名次;我由于车的原因就只能参加山地 M 组,其实也就是换上光胎、前叉锁死,和公路走同样的路线拼速度,侥幸拿到过第四。某年紫竹站赛前,剑桥一边给轮胎狠狠打气一边说了句「今天人都拼了,别说车了!」就把胎压打到 120 PSI。当时觉得真激励,真有劲!我想这辈子都会记得。 后来太仓组织比赛,我作为团队中的一员代表同济大学参赛。这次没拿到名次,但因为要拼速度,就不能骑山地了,而是借了小强的公路车,恰好是一辆红色的 TCR。公路车的速度感是山地车远远不能相比的,而剑桥骑的也是 TCR,于是这个车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 终于在 2010 年,我忍不住要迈出一步,订购了一个白色的 TCR 车架,与剑桥同款。我担心马上毕业,如果还不能拥有一辆自己的公路车,工作后时间肯定不如在学校充裕,而山地车即将报废(中轴已经不行了),恐怕再骑车就不知要猴年马月了。没想到一语成谶,这一等,就是十年。 1. 车架 我一直认同「车架是一辆车的灵魂」这种说法,车架的样式、颜色、大小、调性,都为整辆车定下了不容更改的基调。其他套件、零件,甚至轮组都无法改变这种基调。因此,这辆 TCR,只能是 TCR。 这是昆山捷安特生产的 TCR 铝架,价格记不清了,可能是 900~1600 元的任意整数。前叉是半碳的,既轻又吸震。洁白的外观相当优雅,整个设计即使放到今天也不觉过时。由于铝合金车架很少有内走线,使得组装完毕后的整洁程度稍微逊色。 预压的碗组由于上了润滑脂,时间久了未免浸润,导致车架发黄,中轴五通处也是。我把它看作它跟着我 10 年来辗转 8 个住处,历经沧桑最好的证明。 原本想把碗组换掉,但重新压制过程可能对车架前管产生形变,于是只更换了 Shimano Pro 的一体碗组垫圈和上盖。 2. 轮组 与车架一起经历十年的,还有从小强那里收来的 Shimano R550 二手轮组。可世界变化快,这对轮组已经不能兼容现在已经广泛流行的 11Continue reading “19. 一辆迟到了十年的 TCR 的诞生”

1. 马拉松参赛记录

Full Marathon 2016-05-28  05:40:54  8’05”  2016 Singapore Sundown Marathon Half Marathon 2016-10-16  01:58:15  5’36”  2016 南京国际马拉松 2016-04-24  01:58:16  5’36”  2016 扬州鉴真国际半程马拉松 2015-10-18  01:48:04  5’06”  2015 常熟尚湖国际半程马拉松 [PB] 2015-04-19  01:52:01  5’19”  2015 扬州鉴真国际半程马拉松 2015-03-15  01:57:02  5’33”  2015 无锡国际马拉松 2014-12-07  01:49:11  5’11”  2014 深圳国际马拉松 2014-11-02  02:07:11  6’02”  2014 上海国际马拉松 2014-10-19  01:55:54  5’30”  2014 北京现代北京马拉松 2014-05-25  01:58:57  5’38” Continue reading “1. 马拉松参赛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