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记一次二尖瓣置换术:(4/7)ICU

有人叫我,我赶紧睁开眼睛。

周围还是刚才一样明亮温暖的白,原来是护士。

“别睡啦!报警又响了!” 经过护士一番解释,我才搞清楚,原来我刚从麻醉状态醒来,还在气管插管,处在自主呼吸和呼吸机辅助的动态平衡之中,一旦我睡着了,不自主呼吸了,那呼吸机就要努力工作,报警器就会响。此时此刻,最好是一直醒着,这样对呼吸机的依赖就减弱,也就能尽早拔掉插管。

但是太困了,总是不由自主就闭上了眼,何况睡起来时间还能过的快点不是嘛。

可是护士总来喊我,我也就不好意思再睡了,只能强打精神把眼睛睁着。这样一来,百无聊赖的同时就能明显感受到插管的不适,但又不能说话表达,想喊护士只能用手敲床栏杆。

好,护士被我敲来了,我想说什么?说不出来,护士就猜,你是不是喉咙里有痰不舒服?其实我也不知道,于是就随便点点头。护士说等着,拿来一个吸痰器呼噜呼噜一顿操作…… 太痛苦了,决定再也不跟护士点头了。

ICU 的日子能用三个词来形容,无聊、安静、心烦。每天躺在病床上,看着医生护士风风火火走来走去,自己手和脚的摆放只有两三种姿势可供切换。唯一好玩的是一台移动 X 光机,因为病人不能动,于是医生会推着这个机器到各个病床给人们拍片子。设定完成后,会有 20 秒左右的倒计时音乐,这段时间医生护士都会跑到另一个病房靠墙站成一排躲避辐射,这个场景特别搞笑,我还想过把这段悦耳的音乐录下来变成手机铃声之类的,结果现在音乐旋律啥样我都给忘了。

过了将近一天的样子,医生终于来给我拔管了,比正常预计时间晚了十几个小时。没想到的是声带受损,说话变得像太监,用了十几天才恢复正常。好处是没事就可以问护士几点了,最尴尬的是一次晚上睡醒,我以为至少已经凌晨一两点,没想到护士说才晚上十点…… 嗨,时间咋过的这么慢呢。

在 ICU,每天下午三点半是家属探视的时间,这时候我就能吃到老婆带来的粥和水果。我从小不爱吃粥,但是车厘子和菠萝真是太好吃了。

每天一早一晚,护士交班时都会把每个病人情况介绍一遍。我术后记忆还算不错,能记得每一个来接班的护士名字。

一点人生经验。手术的流转一般是病人住进普通病房,择吉日到手术室,出来送到 ICU,最后回到普通病房,出院。像二尖瓣置换这种手术,在 ICU 的周转 24 小时左右就会被转到普通病房。但由于我手术的时间是周五,而周六周日手术不开台,普通病房就不会有床位空出来,我也就只能在 ICU 一直等,周一才有机会回到普通病房,比其他病友多住两天 ICU。

终于周一了,医生一大早来查房,说今天可以给我安排上去(回普通病房)。可迟迟未动,心里这个焦急。约莫快到中午,终于有人来接我上楼了,和 ICU 的护士告别,感谢她们。同时,住进一间五人病房,宽敞人多,吵闹的很,好处是离护士站非常近。不过当时我的身体还很虚弱,经常想睡觉,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无须大便,小便也有导尿管,整个就在床上了。

回到普通病房,意味着我是个普通病人了,一个不需要特别监护,而是处于恢复中的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