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记一次二尖瓣置换术:(3/7)手术日

这天就是手术日了,成败在此一举。是手术非常成功重获新生呢,还是年轻的生命就此终结,享年多少岁呢……(这时候我还没考虑过第三种情况,就是手术不成功,但也没死,后来想想这绝对是最糟糕的下场了。)但看到主刀医生大清早意气风发的样子,不由得也跟着潇洒起来。 早上五点就起床,因为我不想睡梦中被护士唤醒,要自己掌控。不多时家人都到齐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群贤毕至,少长贤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表妹是其他医院的手术室护士,多亏她活跃气氛,大家轻松不少。 按要求把病号服反穿了,主要是好脱。没过多久,推床的师傅就来接我了,电梯直达二楼手术室,我是当天第一台手术。 手术室特别明亮,一张张病床排列整齐。环顾左右,旁边躺着个的阿姨,约摸六十岁上下,一言不发。我想可能大家各有心事,就别搭话了。 这时,我感到一阵空虚,急切想找到一种类似宗教的东西,然而我又不信任何宗教。于是最后脑海中出现了 Steve Jobs,不禁默默背诵起那一段烂熟于胸的 “Think Different”: Here’s to the crazy ones.The misfits.The rebels.The troublemakers.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They’re not fond of rules.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You can prais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quote them,disbelieve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About the onlyContinue reading “22. 记一次二尖瓣置换术:(3/7)手术日”

12. Jony Ive 离职了

今天是 2019 年 6 月 28 日。一大早这则消息几乎刷遍了社交网络,绝对的爆炸性新闻。 Jony Ive 在 Apple 历史上是数一数二数三的核心人物。毋庸置疑,众多经典产品都出自他手,我最喜欢的,当属「前 Jobs 时代」的 iPod, iPhone, Mac 和「后 Jobs 时代」的 AirPods。然而其他「后 Jobs 时代」的产品,能称得上喜欢的或许仅限于 Apple Park 。 不喜欢的同样很多。像初代 Apple Pencil 与 Magic Mouse 2「令人惊奇」的充电方式,「比更大还更大」的 iPhone 6,售价堪比黄金的 Apple Watch Edtion,被众多手机厂商普遍接受的刘海屏(竟然包括 Apple 的 iPhone X),不胜枚举。 Steve Jobs 离世已近 8 年。他在 Apple 产品的最终形态上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值得反复思量。 这次的人事变动显示,Evans Hankey 和 Alan Dye 将向Continue reading “12. Jony Ive 离职了”